柠檬不炸汁

戴萌❤只愛自己想愛的CP❤
這里是柠檬^^謝謝你來看我❤

落花无情 #03



下了晚上的公演,上保姆车已是十一点了。最近公演时间越拖越长,戴萌正绞尽脑汁在想怎么把MC做得不拖沓却又吸引眼球,突然一阵凉风拂过,一个人撩起大衣坐到了戴萌身边。“莫莫~”被打断了思路,戴萌也没生气,笑眯眯地圈住了莫寒瘦小的身体。“在想什么?”“啊?喔,就是些MC的问题~没事啦。”莫寒听闻此言,目光移上了戴萌的脸庞,就这样相对无言了一会儿,戴萌尴尬地摸摸脸:“我脸上有东西么?”“没,”莫寒收回目光,漫无目的地看向别处,“你这个队长做的比我好。”“恩?!我不是这个意思!莫莫做队长的时候......”还没等戴萌把话说完,莫寒就摆了摆手,反常地窝进了戴萌的怀里,闭上眼睛轻言:“我睡一会儿。”戴萌没拒绝,轻轻地“嗯”了一声之后,一手环住莫寒,让她稳稳地靠在自己身上,一手拿过自己的外套,盖在莫寒身上,然后握住莫寒冰凉的手。戴萌轻轻说了句“你的手怎么还这么冷”,见莫寒没有反应,戴萌以为她已经睡着了,自己也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小憩。其实莫寒并没有睡着,她开始深深地觉得自己配不上戴萌了,戴萌在她心中变得太过于优秀了。以前作为S队队长总是她罩着队员们,那个时候她还没有认识到戴萌的领导力,自从自己把队长这个职责踢给戴萌之后才发现,戴萌的能力不容小觑,以前分明是自己压制着她,现在没了这层关系,她变得越来越优秀,而自己呢,依旧停滞不前,甚至有退步的趋势,也变得越来越依赖戴萌,发生了什么问题,第一想法就是找戴萌解决。莫寒感觉自己陷入了一种无底的恐慌,她害怕戴萌变得好,她害怕这样下去戴萌心中更没有自己的位置,这简直是致命的。莫寒心中深深叹了口气,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戴萌呢?明明自己是自尊心这么强的人,为了她却自尊心都可以丢弃,放下这么多次尊严去抓住她,可是她回头看你了么?莫寒这么问自己,这个答案莫寒不想思考也不愿思考,没关系,自己在戴萌心里一定是最重要的,就这样一直欺骗自己好了,谎话说上一千遍总会成真的,莫寒这样想着,下嘴唇却被自己咬得发白。
莫寒之后几天连续几天都没有出门,本来也没什么外务和拍摄,她就好好地待在房间里,本来准备玩会儿游戏,却想起来今天是戴萌她们七人小分队的出道首演,莫寒想了半天,都已经点开直播画面了又关了。实在是敌不过一种名叫想念的感情,莫寒还是打开了直播页面。首演已经进行到第一个MC了,莫寒的目光被戴萌深深吸住了,其实她也有很多天没有看到戴萌了,她没想到戴萌染了头发,做了这么帅气的一个造型。像是被一只手扼住了脖颈,莫寒感觉自己好像无法呼吸了,那个人身上散发的光芒实在太耀眼,以至于在莫寒眼里只有戴萌了。莫寒是想关掉直播的,摸着鼠标的右手却怎么也动不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变得这么喜欢戴萌,莫寒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戴萌只是一个不解风情的直男啊。莫寒开始相信喜欢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这句话了,真的喜欢上以后,那个人在自己眼里就会变成最好的,不管怎样,都是最好的那个。
首演进行到一半,她们换了一套可爱系的演出服,莫寒又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戴萌太可爱了。可爱这个词很奇妙,有人说是找不到其他形容词才说一个人可爱,也有人说可爱是最高级的形容词,你觉得一个人可爱就会觉得她做什么都可爱,甚至连她身边的空气都变得好闻了。莫寒应该是更认同后一种说法的,她艰难地移动鼠标关掉了直播,一个人对着电脑屏幕发愣。静坐了一会儿,莫寒忽然扑到床上用被子蒙住头,快点睡觉吧,睡着了才不会胡思乱想,睡着了才不会更喜欢那个白痴。
翻来覆去了快两个小时,莫寒还是没有睡着。喜欢这种心情压抑久了是会爆炸的,莫寒决定摸出手机分享给一个不那么八卦的人。她手划过微信一个又一个名字,居然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莫寒心里一阵难过,斟酌了半天,她打开了与冯薪朵的对话框。其实她与这位N队队长并没有更多的交集,只是同出过几次外务而已。其实莫寒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先发了一个“在吗?”并没有马上回复,莫寒等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就随便打开了B站的宅舞视频浏览。大约过了半小时,冯薪朵的回信才姗姗来迟“啊我刚刚在录像!现在才看见,怎么啦?”莫寒迟疑地打出了“虽然很唐突......我有件事想和你说。”又觉得这么说不妥,却鬼使神差地点了发送。那边突然没了回音,大概要有十分钟,冯薪朵才回了这条消息“等...等下,莫莫你不是要和我......告白吧?”莫寒差点一个白眼翻死过去,抓起手机特别愤怒地回了句“你脑子有问题啊!!!!”然后又发两条“虽然问题好像差不多”“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冯薪朵这次没再等待,秒回“是谁?!”接着又来了条“戴萌?!!”莫寒抿着嘴,有气无力地回道“......嗯。”“居然真的是戴萌?!!天哪?!!!”“你先答应我不告诉别人.........特别是陆婷!!!”莫寒翻着白眼想到冯薪朵可能已经要拨打陆婷电话了,马上补上后面那句。“咳咳......好好好,快给我说说!”所以说女人的第四大本能啊,八卦!不过今天也本来就是要找一个诉说对象,莫寒也就完完整整全盘托出了。感觉冯薪朵应该是震惊了一会儿才回到“那...她知道吗?”她当然指的就是戴萌。“怎么可能......知道我还告诉你干嘛。”“我觉得吧戴萌应该也是挺喜欢你的”“她对你这么好”看到后面那条莫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越笑越停不下来,甚至眼泪都夺眶而出,你看看,多好笑啊。“那你就是太不了解戴萌了。”“她对谁都很好,我并不是例外。”“我宁愿她不要对我好,这样我才是最特别的那个。”可能是感受到了莫寒的失望,冯薪朵担忧地回了句“你没事吧莫莫......”“好的很,还没死。”“别太消极了......我觉得戴萌还是很在意你的 真的”“谢谢你的安慰啦。”冯薪朵想了想,莫寒应该需要的不只是这样的语言安慰,就跟莫寒说“也不只是安慰你......明天我才回中心,等我回来见面聊好不好?这个事感觉微信上说不清”“好,等你”“那早点睡~晚安”“好谢谢你,晚安”和冯薪朵说了这么多,心情终于变得好一点了,明天还有人陪,开心。莫寒擦了擦眼泪,微信又响了,是戴萌“莫莫~”莫寒按灭了屏幕,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回戴萌的任何消息,关了灯准备睡觉。没想到门外突然一阵骚动,可能是她们首演结束回来了吧,莫寒翻了个身,正打算继续培养瞌睡虫,突然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莫寒皱起了眉,还没等她喊“谁啊”,门外的人却先开了口“莫莫,睡了吗?”莫寒闭了嘴,谁都可以,唯独不想回那个人的话。“已经睡了么......”明显失望的口气,旁边还传来别人的“戴萌你还不睡啊”“啊马上!”然后门外就安静了,莫寒以为她已经回房间了,忽然又传来小小声的一句“对不起不知道最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你好像有点不想理我,那好好休息晚安”莫寒沉默了一会儿,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太别扭了,是不是应该还是回她一句,毕竟下了首演这么累还来找自己,然而门外那个人的拖鞋声越来越远。莫寒后悔了,黑暗中她还是蒙住了自己的头,拜托自己快点睡着。
第二天,莫寒拉开自己房门的时候,发现地上躺着一个装着塑料泡沫餐盒的塑料袋,下面还垫了张餐巾纸怕弄脏。莫寒疑惑地四处看了看,一大早走廊上没有任何人,就先只能拿着餐盒回了房间。莫寒把餐盒放在桌上,打开一看,居然是一份凉皮,而且应该是放了很久很久了,花生酱和醋都已经被凉皮和配料吸干了,莫寒突然想起来前几天随口和戴萌抱怨了一句想吃凉皮但是天气还不够热都没得卖,瞬间僵直在原地。莫寒不知道戴萌怎么在首演结束的大晚上去哪里买的凉皮,莫寒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无声地拒绝戴萌进自己房间的时候戴萌的心境,莫寒现在只想抽死自己,别扭给谁看?到底在别扭给谁看啊?偏要甩脸色给戴萌,一定要她讨好自己到这种地步才满意是不是?自己一定是有病,病的还不轻。莫寒不想哭,莫寒只想死。

评论 ( 10 )
热度 ( 29 )

© 柠檬不炸汁 | Powered by LOFTER